地热卡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卡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陕西黄陵寨头河战国戎人墓地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5:26:39 阅读: 来源:地热卡钉厂家

2011年4月以来,在延安市南沟门水利枢纽工程的基本建设中,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位于黄陵县阿党镇寨头河村的战国时期墓地展开了详细勘探和系统发掘。目前,已发掘墓葬90座、马坑2座以及殉埋青铜短矛的方坑1座。

寨头河墓地位于洛河支流——葫芦河下游北岸的一处舌形坡地上,西南凸向河床。墓葬形制均为竖穴土坑,东西向居多,另有13例南北向墓葬分布于墓地边缘地带;墓主头向以东向居多,南北向墓葬头向均朝北;葬式以仰身直肢为大宗,还发现屈肢葬6座、二次葬5座和解体葬1座;大多数墓葬内发现有棺、椁等朽木灰痕,葬具有单棺和一棺一椁两类。墓室规模以2.5×1.5米为界,划分为大、中、小三类,似有等级差异。发现的两座马坑与大型墓葬相去不远,均为东西向,各殉埋两匹马,马头向东,南北并列,卧姿规整,当为有意摆放,马匹身后有长约2米的空间,清理时未发现车木朽灰和车器,四匹马身上亦未发现与车相关之器具。一座方坑,口大底小,内埋长约40厘米的短矛一副,似有祭埋之俗。

随葬品有陶、铜、骨、铁、玉、贝、料珠和石器等多种,数量逾千件。陶器多为实用器,个别器型较小,制作简糙,似为明器,器型有罐、鬲、盆、杯、豆、鍑等。铜器可分为三类,其一为带钩、环、镯、泡、扣、管、镜等随身配件;其二为戈、剑、矛类兵器,还有马衔、铃、车軎、铺首、伞箍、盖弓帽、鼎等车马器和礼器。骨器有马镳、络饰、牌饰类马器以及笄形器等;铁器分为带钩和环镯两类;玉、贝、料珠均为串饰;石器包括杖头和砺石。依墓葬规模不同,随葬器物差别明显,小型墓葬仅随葬日用陶器和配饰铜器;中型墓葬内兼葬有铜剑、铜戈等兵器;大型墓葬多见随葬车马器、铜鼎、玉贝类串饰等。此外,中型墓葬中也常见以牛头、羊头和马头随葬,多置于棺椁之上或墓壁侧龛。

寨头河墓地出土的陶器随葬品,可分为“中原”和“甘青”两个系统,此两式陶器共存现象频仍。中原式陶器主要有罐、豆等,时代特征明显,结合出土布币上“梁半釿”和“阴晋半釿”等钱文,初步将这批墓葬的时代确定于战国中、晚期;甘青式陶器与“寺洼文化”陶器有诸多相似之处,器型主要有大口罐和袋足鬲,这些陶器与甘肃陇东地区发现的寺洼文化陶器相比,陶质陶色、装饰手法、制作工艺等方面并无明显区别,但陶器组合中缺少豆,大口罐也未见陇东寺洼文化中常见的马鞍形口,可能与地域或时代差异有关。上述现象表明,寨头河墓地或为西北戎人遗存。

战国时期,寨头河墓地所在的延安南部地区为秦魏长期争夺的“河西之地”,寨头河戎人遗存的或与秦、魏两国有关。寨头河墓地出土的中原式器物彰显出一些国别特征。,例如,陶器以矮足鬲的战国魏特征最为明显;铜器方面除魏国布币“梁半釿”外,铜鼎外腹装饰的套索纹及贝纹亦是东周时期三晋地区常见的装饰风格,而短肥援的铜戈也是三晋常见之器型。

关于戎人与魏之关系,史料阙如,但戎人与晋国的关系却有见于史料记载,其中不乏较为详述者。《后汉书﹒西羌传》,“(晋悼公时)又使魏绛和诸戎,复修霸业。是时,楚、晋强盛,威服诸戎,陆浑、伊洛、阴戎事晋,而蛮氏从楚”。说明至迟在春秋末期,戎人和晋的关系非常密切,以至有“戎人事晋”。又《左传﹒襄公十四年》“(晋悼公十四年,因吴告败于晋)将执戎子驹支。范宣子亲数诸朝,曰:“来!姜戎氏!昔秦人迫逐乃祖吾离于瓜州,乃祖吾离被苫盖,蒙荆棘,以来归我先君。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与女剖分而食之。…”对曰:“昔秦人负恃其众,贪于土地,逐我诸戎。惠公蠲其大德,谓我诸戎,是四岳之裔胄也,毋是翦弃。赐我南鄙之田,狐狸所居,豺狼所嗥。我诸戎除翦其荆棘,驱其狐狸豺狼,以为先君不侵不叛之臣,至于今不贰。昔文公与秦伐郑,秦人窃与郑盟而舍戍焉,于是乎有殽之师。晋御其上,戎亢其下,秦师不复,我诸戎实然。…”这则文献更加说明了戎与晋联合败秦、修统一体。寨头河墓地之所在处于“晋之南鄙”范围内,也正是魏之“河西”,因此,我们认为“瓜州”戎人自春秋初年迁衍于今延安南部地区,“三家分晋”后,由该地的承袭者——魏国继续管辖。而寨头河戎人当是这些移民中的一部分。

在考古发掘同时,我们还对寨头河墓地出土的铜、铁、料器进行了科学检测、对人骨遗存进行了体质学和病理学研究,对动物骨骼展开了鉴定分析。目前,这些工作工作尚在进行中,但已经取得了一些初步认识。铜剑、铜罐、铜铃所见的偏范、修补、浇孔等现象,暗示着寨头河墓地先民铜器铸造技术的不成熟,与战国时期中原各国大相径庭;铜器制作中的镀锡工艺、铁器表面的镶金银工艺,是甘肃和内蒙古西南部戎狄文化系统常见的金属加工技术;料器中的“汉蓝珠”在甘肃马家塬战国戎人墓地中多有发现;人骨中龋齿发病率底以及股骨明显粗壮的特征,与农业民族相异;以牛头、羊头、马头随葬的习俗常见于西北地区和北方草原的先秦墓葬中。以上的阶段性认识均在不同程度上支持了关于寨头河墓地戎人族属的推测。

在墓地发掘期间,我们还试图寻找与墓地相关的遗址和其它墓地,展开了墓地所在的葫芦河流域区域考古调查。目前,在寨头河墓地西北约4公里处,新发现墓地一处,可能为战国秦人墓地。遗址虽未明确发现,但在寨头河墓地以南的葫芦河河道内,发现有较多的战国时期大板瓦残片,我们推测遗址可能位于地势较低的墓地南侧,随着葫芦河河道的变迁已被冲毁。

寨头河墓地的发现填补了陕西境内“西戎”考古的空白,部分遗存与甘肃马家塬、王家洼西戎贵族墓地等存在着密切的联系,是目前发现的最深入“中原腹地”的戎人遗存,也是陕北地区首次全面清理的战国墓地,对于研究战国晚期陕北地区的民族迁徙和融合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意义。寨头河墓地战国中晚期的陶器遗存的确认,为延安地区陶器序列的建立填补了重要的一环,同时,“凿空”了内蒙古西南部——榆林地区、甘肃陇东地区这两大文化区与关中地区商周考古研究的障阻。它的发现也使寺洼文化的东界翻越子午岭,到达洛水之滨,还将其下限推至战国晚期,为研究寺洼文化的流布提供了详实可靠的考古学新材料。寨头河墓地族属和国别的初步确认,是研究先秦时期民族融合、政域变换的新资料。

鼓式削片机图片

搅拌清淤泵货源

餐桌椅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