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热卡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卡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避走迪拜中国港湾转战北部酋长国-【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26:36 阅读: 来源:地热卡钉厂家

迪拜系列报道之五

朱庆林从迪拜出发,开着车往北一路狂奔2个多小时,经过沙迦、阿治曼、乌姆盖万,最终到达阿联酋最北端的酋长国哈伊马角(也称拉斯海马,Ras Al Khaimah)。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阿联酋)的HULAYLA工业区码头工程,就位于这里的海滨公路西侧。

新码头已初现雏形,波斯湾蔚蓝的海水缓缓流入,深不可测。作为中国港湾(阿联酋)的副总经理,朱庆林每次来到这里都有新发现,“海水已经注入港池,2010年3月底就会竣工。”

这是中国港湾在中东地区承包的数个大型项目之一,去年底金融海啸席卷阿联酋,HULAYLA工业区码头工程一度缓建。当时项目没有预付款,没有调遣费,使用的流动资金全部由中国港湾(阿联酋)负担,资金占用高峰时达到2500万美元,压力不言而喻。

2009年12月下旬在沙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中国港湾(阿联酋)总经理李国炜坦言,主攻阿布扎比和北部酋长国,是公司的策略之一。

转战北部酋长国

哈伊马角位于阿联酋最北端,面积1684平方公里,占阿联酋总面积的2.2%,海岸线长64公里。萨克尔港(Saqr Port)是哈伊马角大型船舶和集装箱船的主要港口,也是阿联酋境内距离伊朗的阿巴斯港最近的港口。

兴建中的HULAYLA工业区码头,紧靠萨克尔港,该项目总工程师谢波告诉本报记者,此次合同额约为9472万美元,2008年3月31日开工,既定竣工日期是2010年3月28日。“以后码头附近自由贸易区的货物进出,就会通过新码头进行。”

从2008年底的缓建到现在的即将完工,不容易。2008年8月金融危机横扫全球,阿联酋未能独善其身,从2008年10月份开始各个酋长国投入基建项目的资金相继出现困难,包括哈伊马角酋长国的政府工程HULAYLA工业区码头。

“阿布扎比占了国土面积80%和石油资源的97%,在七个酋长国中是老大,而其他酋长国就不如大家想象中那么富有,需要阿布扎比的援助才能发展。”李国炜说,“阿布扎比和迪拜以北的5个酋长国,在2008年11月基建项目基本停了下来。阿布扎比当时也停建了几个项目,不过在2009年初就全部恢复开工,毕竟阿布扎比的资金没有问题。”

2008年年底,由于业主方支付资金出现问题,中国港湾(阿联酋)有几项工程都面临停建风险,包括HULAYLA工业区码头以及其他商业地产项目。李国炜说,当时给手头的所有项目做了分级:第一级是位于阿布扎比的项目,继续开工。第二级是北部酋长国的政府项目,放缓建设。第三级是私人开发商项目,坚决停建。

李国炜坦承,在市场环境好的时候,私人开发商项目比政府项目的付款、价格等条件都好,所以也承接了几个。不过其中一个由沙特开发商投资的项目,虽然2008年底及时停建,对方也拖欠了中国港湾的款项。李国炜说,“幸亏及时停掉,否则损失更大。其他项目经过努力,都不存在真正的付款风险了。”

2009年5月,阿布扎比向北部酋长国提供了一些援助,HULAYLA工业区码头的拖欠款项也在今年7月份一次性还清,此后一直按照合同期间分阶段偿付。根据本报记者拿到的一份内部资料,截至2009年10月,HULAYLA工业区码头共上报咨工19笔进度款,总计2.79亿迪拉姆,即7588万美元,占合同额80.1%。除了最后三笔进度款,共计605万美元因未到期没有支付外,其余账单全部支付。

目前中国港湾在阿联酋重点开拓的地区是阿布扎比以及沙迦等北部地区,而非迪拜。李国炜解释,中国港湾与跟北部酋长国政府的关系比较密切,业务也较多,“现在北部酋长国的形势反倒比迪拜好,因为本身国土面积小,资金需求量小,此前也没有像迪拜那样高速发展,恢复得很快”。

避走迪拜

事实上,中国港湾没有进入迪拜这个当年曾被看好的市场,既是运气也是理性判断使然。

当年迪拜政府投资兴建第一个棕榈岛,在选择公司负责填海工程的过程中,与中国港湾(阿联酋)在价格、技术、项目冠名,以及其他合作上没有谈妥,最终选用了一家荷兰公司。自此,迪拜的一些大型项目都没有再与中国港湾(阿联酋)洽谈合作意向。

“到了2007年,迪拜兴建的基建项目越来越多,双方关系开始友好,中国港湾也曾有意进入迪拜市场。”李国炜说,当时对迪拜的基建发展方向有点看不懂,于是就派了四个外籍雇员到迪拜市内的办公楼去做调查,结果发现80%以上租赁办公室的公司,都在做与基建项目有关的事情,要么是咨询工程师做设计、规划的,要么就是承包商。

“这种基建项目不可能没有限制地发展下去,当时所有的金融、投资全都围绕着地产,迪拜陷入了自己设计的一个循环,由地产推高的经济,使得地产必须继续发展下去,否则一切都会不存在。”李国炜说,迪拜在兴建了第一个棕榈岛之后,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又连续建了两个棕榈岛,一个世界岛,2008年又计划填一个叫waterfront的岛,“当时迪拜周围已经无沙可取了,只能跟其他酋长洽谈,到北部的酋长国买沙填岛。”

在阿联酋碰到拖欠工程款问题的公司不少,而采取法律手段的不多。李国炜表示,中东部分开发商其实资本不多,仅仅是凭借着当地人的身份从银行贷款,成立的是责任有限公司,可能就是一两百万注册资金,如果拖欠了几千万而被告上法庭,就宣告破产,因此诉诸法律程序作用不大。

朱庆林笑说,“以前业主方把项目交给承包商的时候,要考察承包商的资质。现在我们反过来了,先要仔细审查业主方的资质情况和背景,才决定是否接项目。”

从2008年年底开始,中国港湾(阿联酋)把部分精力转移到阿布扎比,承接了三个项目。不过由于大家都涌向阿布扎比,竞争激烈,拿到项目的价格不算理想。

国资委调研阿联酋的三大提问

李国炜表示,目前也在考虑对经营模式转型,以前在阿联酋从来没有考虑过投资,从来都是业主给钱就承包项目,而现在开始考虑能不能让国内的金融机构到这边来投资。

“比如北部酋长国的水厂、电厂项目,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最基础的东西,水和电都是收费的,可以考虑做成BOT项目或者BT项目。相信国内的金融机构会有兴趣,因为这个不同于房地产业。北部有些酋长国的工业区,每天停电8小时,只能自己准备发电机。”李国炜说,阿联酋对于其他国家投资本国的这类项目,也没有什么限制。

阿联酋市场现在不容易做,所以李国炜现在也负责开拓阿曼和黎巴嫩的市场,“东方不亮西方亮,我们在黎巴嫩已经接到了项目,今年在阿曼也投了两个项目。”

目前融入海外市场的中资企业数量庞大,国资委副主任邵宁2009年11月份率团在阿布扎比和迪拜进行了考察调研。李国炜说,邵宁在阿联酋跟主要的国有企业都见了面,提了三个方面的问题,要求每个企业都要回答。

第一个是无序竞争的问题,在国内无论是怎么竞争,都是肥水不落外人田。但到国外就不一样,国有企业都是国资委管,自己人掐自己人没有意义,但现在这种状况没有根本转变。第二个是劳务问题。第三个是信誉问题,曾经出现一些企业对自己的信誉不爱惜,比如有些项目干了半截发现要亏本了就跑掉。

李国炜在阿联酋工作将近12年,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个轮回了。

中国港湾在1980年代来到阿联酋,第一个项目是阿布扎比一个发电厂的蓄水池。“那个时候中国国营企业刚刚出来,没什么经验,都是做劳务,1990年代初就开始自己接项目,做总包了。”李国炜说,“第一个项目是亏的。一是当时接项目的价格低,二是当时管理经验太少。”

“一些公司往往因为一个项目没做好整个公司就倒闭了,建筑行业的企业,每年都有400多家新成立的,又有400多家倒闭。”李国炜说,那些准备走出国门的企业,第一步一定要稳,不要以为签了十几亿美元的大项目对公司就是好事。

时空之旅无心版

剑魂之怒下载

中国福利彩票

超神挂机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