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热卡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卡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投49800赚450万燕郊为何成为传销宝地-【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30:54 阅读: 来源:地热卡钉厂家

原标题:记者卧底的“投49800赚450万”传销组织被端!燕郊为何成为“传销宝地”?

我们希望每次的新闻报道都有始有终,所幸,“燕郊传销组织”卧底调查有了一个不错的结局。

前几日,新京报记者亲身卧底燕郊传销组织“49800元项目”,推出两篇重磅报道:

记者卧底最新形式传销!“投49800赚450万”当诱饵,数千人租住燕郊这个小区

当记者举报“燕郊传销”情况, 当地多部门是这样相互推诿的

12月15日,三河市工商局、三河市公安局成立的100 多人的执法小组突袭查处了这一传销组织,抓获涉嫌传销人员200 余人,初步审讯了9 名传销头目。

11月28日下午,燕郊东贸大厦写字楼2018室内,一名讲师(传销人员)正在为现场70多人讲解传销纯资本资金盘运作模式,宣称“18个月赚450万”、“玩儿的就是分钱游戏”。新京报记者大路摄

在小区B4栋1单元301室的传销窝点,这里看起来和普通家庭的摆设没有两样。据三河市工商局打击传销办公室(以下简称“打传办”)工作人员介绍,他们这种传销窝点很难被发现,没有打地铺,吃大锅饭。分散式居住,而且均以家庭为单位,如果没有通过长时间的摸排调查,很难发现这是一个传销窝点。

传销人员来自全国各地

据警方初步统计,此次行动抓获200余名涉嫌传销人员。

在燕顺路派出所,警方对59名涉嫌传销人员做了信息登记,这些人来自全国各地。据了解,该组织发展层投资49800元后,通过拉人头发展下线来盈利,被称为“49800元”项目。

“打传办”工作人员介绍,这些传销人员都是从事“49800元”传销项目。此次行动中被捕的59名传销人员表现得十分冷漠。三河市打传办工作人员对此并不意外。“这些人大多是已经被洗脑了,不过里面也有一些新成员,但是他们不会说的。”打传办一名王姓队长表示,这些人不会先开口说话,如果有一个人说了假话,其他人也会跟着说,这给他们的取证工作带来很多麻烦。

为了确认传销人员身份,执法人员在派出所将这些涉嫌传销人员分别进行审讯工作。

经初步审讯,目前已确定200余名传销人员中有9名传销头目。目前,三河警方将连夜进行审讯工作,具体信息需要进一步审理。

关注

传销头目拉人头“杀熟致富”

在三河市公安局燕顺路派出所内,记者见到了一名组织传销人员讲课的C1级家长(传销C级头目之一,“49800元”传销组织的传销模式本报此前已有报道。)汪伟(化名)。据他称,他们会通过组织其他C级领导层的安排,统一安排时间在东方夏威夷南岸小区租住的居民房内进行“洗脑”授课,在一定程度上也给新来的传销人员讲解传销组织拉人头赚钱的模式。

“我们的钱主要是靠发展新成员,新成员会带来钱,然后再进行分配,分配出去的钱称为奖金,也叫岗位工资”,汪伟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从发展层人员到达C1平台用了一年时间,期间也拉来不少亲戚朋友之类的熟人。汪伟的工作则是将新成员带来的49800元分配出去,推荐人获得6600元,2200元交入传销组织作为“慈善资金”,而不同级别的家长也分到不同的前,最高可分到14000元。

“像这个49800元的传销组织,是近段时间才在燕郊发展起来的,和以前1040阳光工程(传销组织)相比,这是一个新的变种,最直观的变化就是新成员的资金变为49800元。”根据三河市打传办工作人员的介绍,传销组织所谓的2200元只是一个幌子,具体的资金去向极有可能被传销组织的操盘手纳入口袋。

当记者问汪伟是否知道现在从事的是传销时,汪伟开始不愿回答记者。“这是一个互助理财。”汪伟说。他始终觉得,自己是在做一件赚钱的“慈善”事业,并没有意识到已经违法。

对话

打击传销后续服务有待完善

燕郊曾多次被曝出存在传销组织活动并不断有执法部门对其进行打击。新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三河市打传办负责人王队长。

新京报:打击传销工作取得过什么样的成绩?

王队长:2014年成立之初,我们就对非法传销进行多次打击,通过举报和卧底调查来取证。在今年8月份的一次大规模打击行动中抓了800多人。

新京报:为什么燕郊会在传销人员的眼中成为一块宝地?

王队长:我们了解过很多传销组织,他们在给新成员介绍燕郊的时候,都是说这里是北京。因为离北京近,而且这里在北京上班的人相对较多,交通也方便;物价,包括房租也还算便宜。所以在很多传销人员眼里,燕郊也被他们认为是自己的“创业”宝地。其实,这是在毁坏燕郊的整体形象。

新京报:目前打击非法传销工作有何难点?

王队长:工商按照《禁止传销》条例,可以打击、处罚、遣散,但是,对于公安来讲,需要有30个传销组织人员出来指认其头目才能根据国家法律法规进行刑拘,传销组织人员一旦被洗脑,是很难出来指认其头目的违法行为的。这对我们的后续工作带来很大的麻烦。

但我们在查处后,更多的还是注重反洗脑工作的服务,目前这种服务只存在于民间的一些“反传销组织”,政府目前还没有完善这项服务,有时不得不依靠反传销自愿者的帮助做好后续工作。如果这项服务完善好了,对整个打传工作是一个非常大的帮助。

新京报记者游弋

[责任编辑:李明 ]

钢铁雄狮手游下载

潜江千分官网完整版

卧虎藏龙最新百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