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热卡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卡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州不足30家幼儿教学机构有聘外教资格

发布时间:2020-03-03 16:07:09 阅读: 来源:地热卡钉厂家

来自美国的Kimberly耐心地给小班孩子上颜色辨别课。

广州不足30家幼儿教学机构有聘外教资格 不少“无证”外教来华做兼职

“洋面孔”不等于合格“洋教师”

暑假将至,不管孩子上幼儿园还是上高中,家长已经开始物色“外语班”。其中,有“洋教师”坐镇的外语课程尤受青睐,哪怕是住宅小区内单枪匹马的“老师”也能被踏破门槛。

然而,有着一张“洋脸孔”是否就能称老师?

当监管尚未完全到位的时候,或许,孩子面对的不仅是国外“游民”,甚至是更黑的“魔爪”。

幼儿园鲜有资格聘外教

“资深外教”、“全英教学”、“外国小班式教学”……随着年轻父母对外语教育的青睐有加,越来越多早教中心、幼儿园以及课外兴趣班打着“外教教授英文课程”的旗号,招徕学生家长。

上周,记者走访了广州市内包括公办的、民办的,高收费的、中低收费的20多家幼儿园,他们几乎都表示有外教进行英语教学,并且他们的外教都是通过正规机构聘请的,都具有教师资格证,拥有多年教育工作经验。

然而,记者在广州市外国专家局所公示的广州市属有资格聘请外教单位名单中查找,仅有9家幼儿园及10多家设有面向幼儿教学的学校榜上有名,在广州市目前近2000家幼儿园中,大多数并不具备聘请外教的资格。

“表面看,许多幼儿园有外教不假,但大多数并不合乎资格,而且也仅是兼职授课。”广州幼儿教育专家、番禺灵格风幼儿园督导关萍说,幼儿园必须通过省外国专家局先申请成为有资格聘请外教的单位,才能聘请持有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证和外国专家证的外籍人士作为合法员工,并进行外语教学。

据了解,外教市场近三年来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一般来说,一家文教机构从申请办理聘请外国文教专家资格认可证,到与有关外籍人士签订聘用协议,协助其办理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证、工作签证、外国专家证等手续,需要较大的时间成本,加上外国专家的聘用费用、住宿费用、往来机票等资金成本,聘请一位广州银屑病专科医院以英语为母语的专职外教费用,每月不低于15000元。

“我们每位外教每年需要20万元。”关萍曾担任番禺灵格风幼儿园园长,该园有2名外教,负责10个班的英语教学,每天与园内其他老师一样,需要坐班。

加拿达(雅居乐)国际幼稚园园长钟杉芬也告诉记者,该园有21名外教,每年单是外教工资支出都达1000多万元。“还不算住宿等杂项费用。”

于是,为了节约成本,有的不具备聘用外教资格的幼儿园、培训机构会通过教育咨询机构或中介公司去寻找外教,全职外教每月为8000—12000元;如果兼职,每小时为200—400元,几乎是零门槛。

游走于小区内的“单干”

按照国家规定,凡与外国文教专家签订半年及以上合同,向对方支付工作或劳动报酬的均须资格认可。针对外籍语言教师,还有更细的规定,就是必须“具有大学学士以上学位和2年以上相关工作经历,并具有相关教学资格”。

“相关教学资格”指的是TESOL(教授英语为第二语言的国际教师资格)、TEFL等教师资格认证。“这是最大的一个门槛。”钟杉芬说。

已经在加拿达(雅居乐)国际幼稚园任教一年半的美国人Kimberly本科毕业后就报读了TESOL课程,自其在美国报读该课程至最终成功来到广州担任一名合资格外教,共花了一年时间。

“有的人没有这样的资格认证,又想教中国孩子,那只能‘单干’。”尽管Kimberly不愿意具体说出她所认识“在外打黑工”的朋友,但也坦承有外国人就在住宅小区内自己运作“小班英语教学”,“对小孩子不好,也对我们这些有资格证的教师不公平”。

据悉,“单干”的外教也分两种:一种是没有资格的“黑外教”,另一种是有资格认证的“黑工”。

在番禺某大型生活社区里“上班”的Mark就是属于前一种。来自澳大利亚的Mark并没有考取国际英语教师资格认证,只是持商务签证的合法居留者,但他却在租住的社区里找了一份“兼职”:每周六上3个小时课,教6个孩子英语。

Mark所服务的是社区一家语言服务机构,除了他以外,还有10多位外籍教师,除了寒、暑假班外,日常教授时间是每周六早上,每个班有1—4名学生,每名学生每1.5小时(1节课)收取100元。“暑假班还会再贵一点,每小时100元,现在已经全部报满。”

记者走访发现,由于生源量大,像Mark这样游走于小区之间的“洋教头”并不少。有的索性买辆电动自行车,在车牌上印着“小班外教”、“外教电话×××”等;有的则挂靠中介公司,牵线的中介公司一般只要求这些“外教”保证有英语为母语的国家本科学历,以及有从事过英语教学的经验。

更高级一点的,就是拿着资格认证的外教走出学校“黑干”。

“这样的情况我们也遇到过。”钟杉芬说,“两个出去自己‘办班’的老师被我们直接解雇了,一旦解雇,他们手上的‘外国专家证’和‘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证’也就作废了”。

警惕“南郭先生”

中国早教、幼教的双语教育市场方兴未艾,像一块磁铁吸引着许多外籍人士来华投身“教育事业”。

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母语非英语且口音浓重的外国人、学历背景不高的国外“蓝领”甚至是许多短期来华旅游的“背包客”也加入到庞大的外教大军中。他们当中不少人是借来中国旅游或是留学之机赚取额外的零花钱。他们多数仅仅持有旅游签证或商务签证。

“正规与不正规,有时单是口音就区别很大。”钟杉芬告诉记者,有位转学来贵阳治疗牛皮癣的医院的家长就特别感慨,孩子曾遇到“不正规”的外教,口音很重,比如“Three”会读成“树瑞”,孩子不仅没有学好,还常被别的孩子取笑,失去了学习语言的兴趣。

采访时,记者旁听了Kimberly15分钟的“语言课”。生动的教案、形形色色的教具,令一堂针对小班的“颜色辨别课”上得有声有色。

“不要以为金头发、蓝眼睛、钩鼻子就是一个好老师,有的可能只是来中国镀金的‘南郭先生’。”关萍说,正规渠道招聘的外教因持有TESOL等国际教师资格认证,说明其对儿童心理的把握、语言的启发受过专业的训练,而这两点恰好是3—6岁语言敏感期的孩子所需要的。

据了解,尽管目前对外国人在华工作及聘请外国人在华工作的单位有相当严格的管理办法,比如《广东省中等以下教育机构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办理规定》就明文“严禁未获得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的单位聘请外籍工作人员,对违反规定的聘请单位,由实施机关会同有关部门依法进行查处”。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大部分幼儿园都是民办,难以监管,违规的现象广泛存在,使得不少培训机构、早教、幼教单位“有机可乘”。

“(外教)鱼龙混杂,家长不会审查教师资格证,幼儿园不去审查教师资格证,唯一的敲门砖就是他们的面孔。”关萍说,结果孩子们不仅面对知识风险,还有人身安全风险。

关萍建议,家长应尽量为孩子选择正规幼儿园、培训机构进行早期语言训练,“即使是私人授课性质的小班教学,也应该要求外教出示相关证件”;而聘请了合资格外教的幼儿园、培训机构应该公示其聘请外教的资质证明文件,加深家长对外教的认识,更好地促进孩子语言学习的互动。(记者 谢苗枫 实习生 祝星月)

标签:

教学机构

外教

广州

幼儿

资格

皮沙发怎么修补

胸章定制

登士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