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热卡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卡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空中网总裁杨宁退休后将转做VC

发布时间:2019-09-29 20:42:03 阅读: 来源:地热卡钉厂家
空中网总裁杨宁:退休后将转做VC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1999年,杨宁作为第一批高举互联网大旗回国创业的“海龟”之一,与周云帆、陈一舟共同创办了ChinaRen网站。但花钱花到手软的美景在一夜间化为一地泡沫,2000年9月14日,第一轮互联网泡沫破灭,杨宁和他的创业伙伴面对无法发放员工工资的窘境,不得不选择并入搜狐。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2002年3月18日,杨宁再次创业,与周云帆创办了“空中网”,东山再起。2004年7月9日,空中网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是中国企业从成立到纳斯达克上市所花时间最短的公司,空中网总裁杨宁成为纳斯达克上市公司中最年轻的创始人之一。 经历了一场大起大落的空前劫难而后东山再起,这位年轻的上市公司总裁依然面带自信的笑容。近日,杨宁坐在记者面前,讲述了创业的酸甜苦辣。挑战与机遇的残酷博弈在他的笑谈中缓缓舒展开来,是为又一跌宕起伏的商业传奇。 当时张朝阳不买,我们就破产了 “假设Chinaren能活到今天,我相信它在中国的影响力应该能跟美国的MySpace一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杨宁的眼睛发出锐利的光芒。 从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回国后的第一次创业伊始,杨宁很风光,他和周云帆、陈一舟共同开创Chinaren校友录这种崭新的商业模式,大赚眼球。但很快,他在一夜间落地,留下一地泡沫。 2000年9月14日,Chinaren以3300万美元的价格,连同200多名员工,一起卖给了搜狐。仅仅5个月,鼎盛时期别人出1亿美元都不肯卖的Chinaren,价值缩水了三分之一。即便是今天说起当年的忍痛抛售,杨宁心里还有隐约的难受。 赢周刊:您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广州几个高校做演讲,最重要的关键词就是创业。您对创业的理解是怎样的? 杨宁:我为什么能够做空中网?原因是我上学的时候,学校里有很多知名企业家,例如盖茨、杨致远,经常到学校演讲,他们会讲他们的发家史,你会发现这些人在成名之前是非常普通的人。 成功的前提条件是什么?自信。斯坦福大学给我最大的成果就是自信。美国克林顿当选总统时放了一张影响他一生的照片。那是克林顿的高中时代,作为他所在的州的优秀学生代表去白宫,见到了肯尼迪,这张照片就是他和肯尼迪握手的照片。之后,他就有成为总统的想法了。我当年也是为演讲者所感染,才敢于向梦想迈进。 赢周刊:在互联网创业这么多年以来,您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 杨宁:有几个最重要的日子是我最难忘的。2000年9月14日,空中网并入搜狐。2004年7月9日,空中网上市。就是这两个日子吧。 赢周刊:9月14日,ChinaRen并入搜狐的时候,很多人都说你们卖亏了,让张朝阳捡了一个大便宜。 杨宁:话不能这么说。如果当时张朝阳不买的话,我们就破产了。就像战乱的时候,很多人把家里收藏的古宝石、字画拿去换点米、罐头,那时卖肯定是亏的,但如果你不把你的古宝石、字画卖的话,你就饿死了,所以赶紧去换大米啊。那一天是非常难忘的。那时PC互联网泡沫,步入寒冬、低谷。我经常说的是,在你得意的时候不要忘形,在你失意的时候不能丢失信念,那时是信念的一种考验。 2004年7月9日,空中网上市,我就说了另一句话,得意的时候不要忘形。所以当我们从美国上市完回来,连庆功会都没搞。这是很多公司都惊讶的。因为很多公司不管是在国内深交所还是沪交所上市,都会开酒会的。 给我3亿美元能再做一个新浪 全班人马进入搜狐一年零六个月后,杨宁和周云帆带着一批人毅然递交了辞职信。他们选择了无线互联网领域,东山再起,创办了“空中网”。仅仅用了两年零两个月,空中网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挂牌上市,刷新了中国企业赴纳斯达克上市的时间纪录,杨宁和周云帆又创造了一个商业传奇。 第一轮互联网泡沫之劫并没有击碎杨宁的创业梦。言及互联网,他以老兵自居。 赢周刊:PC互联网和无线互联网创业有什么不同? 杨宁:我觉得有很多差别。第一,时间的差别,1995年创业时没有太多“海龟”回中国。第二,对中国的投资没有现在这么火热,那时对中国的投资商比较怀疑,资金来源没有现在这么多。第三,整个市场环境也没现在这么清晰,以前一直在这个地带徘徊。 现在有很大的区别:第一,海外的投资机构对中国普遍看好,大量基金进入中国;第二,创业者也逐渐增加。很多“海龟”团队蜂拥而上。还有,普通员工找工作时比较注重氛围。这些都是很不同的地方。 无线互联网和PC互联网的创业,我不在乎是什么行业。我们2002年做空中网,未来10年,无线互联网将成为巨大的市场增长点和改变人们日常行为的产物,所以在这个前提下,我肯定要投身这个市场。如果我是1875年出生的话,我就会做汽车;因为这个时候,最好的创业机会是做汽车,做发动机。后来是半导体,1950年代都做半导体,1970年代至1980年代是做软件,1990年代是做PC互联网。 我认为,中国无线互联网的市场比PC互联网的市场要大。因为中国有4亿部手机,而且还在迅速增长。你看中国有多少家PC互联网公司,有多少无线互联网公司?无线互联网的公司还是很少,我认为竞争不算激烈。在这个过程中,我相信很多企业都会成功。 赢周刊:您觉得无线互联网的市场规模会怎么样? 杨宁:中国现在有1亿网民、6000万台电脑、4亿手机,看这个数据,就可以看出来。而且我们认为市场规模会更大,从第一天开始就是这样认为。 周刊:空中网在无线互联网领域崛起,成功秘诀是什么? 杨宁:我和周云帆特别重视掐时间。我们知道哪个事情应该在2007年做,哪个事情应该在2008年做。 为什么过早是致命的?因为市场是由平往上翻的慢慢转换的曲线,所以曲线在平的时候是非常漫长的过程,也是非常痛苦的过程。很多公司没等到曲线抬头的时候就消耗完了自己的能量和钱,最重要的是一鼓作气的士气也没有了。就像美军打伊拉克战争那样,这是非常难受的。在拐点的时候提前一小段就一鼓作气冲上去,是最好的。所以早做的不一定成功。很多市场都是先做的人先死亡,后来的人捡好处。 我经常把自己比喻成互联网的老兵,事实上我们是第一批回来做互联网的“海龟”。 老兵和新兵有什么不同的概念?新兵打仗时总是想到当英雄、想一战成名,所以冲的时候都是像诺曼底登陆那样一股劲地冲,然后“嗖嗖嗖”,敌人一排机枪扫射,他们全倒掉了。这时候老兵趴在那里,慢慢爬着,等到枪声稀落下去的时候再慢慢爬过去,然后捡战利品,在尸体的口袋上面捡手表。所以,能够活着回来的才是英雄。 赢周刊:您预计门户时代在转变,现在正处于拐点吗? 杨宁:现在还没到拐点,正在接近拐点了。但再晚些就不行了,因为拐点之后,门槛提高了。现在去做门户还是可以的,但你要消耗的钱比过去大很多。假如当年做新浪需要净投入约1.2亿美元的话,现在再做,没有2.5亿美元是做不到的。给我3亿美元,我就能再做一个新浪。 赢周刊:但是,那个局面不可能出现。 杨宁:对。你有3亿美元,都可以成立一个基金,去投30家公司了,何必只做一个公司呢?有3亿美元时,资本已经到了很高的规模,进入没有劣质竞争者的时代。 比如说,假如你拿100万元人民币到2000万元人民币去做生意,你会很惨,在市场上遇到无数的劣质竞争者。假如你在广州开一个工厂做出口,赚钱赚得挺美的,但没过两个月,周围就会开了十间厂,跟你做同样的生意,去抢老外的单。广州这种事情成天发生,浙江也是。 而优质资本我认为是做大概1亿元人民币的生意,因为有这么多钱的人都是讲道理的人、都是想要毛利润的人,你不会遇到一些只会恶性竞争的疯子,所以这个生意可以安安稳稳地做。 在无线互联网时代的1.0时代,即第一阶段,有大量的劣质竞争者充斥着市场,这批劣质竞争者把市场搞得一塌糊涂,把整个市场搞得怨声载道。 我们做手机增值服务,劣质投资者是无法规的,你想要投入1.5亿美元,不太敢冒这个风险,那就可以把他们甩掉了。 赢周刊:用资本来建一个防火墙? 杨宁:对,资本到了一定规模的时候,就是理智的人玩。 马云是一个煽动性很强的人 在中国互联网业浸淫多年,杨宁不单是在努力圆自己的创业梦,也在看别人怎么做。事实上,商海沉浮跌宕起伏,有很多人崛起,也有很多人倒下。指点江山之余,杨宁说起他眼中的张朝阳、马云、李彦宏等人,神采飞扬,说到激动处,哈哈大笑。 赢周刊:从创办空中网走到现在,空中网最宝贵的财产是什么? 杨宁:很多因素。 赢周刊:对,但总有一种优势是最重要的...... 杨宁: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人和。天时地利人和,你抓住一个就能成就一番事业,你抓住两个就能称霸天下。 在产业链、终端厂商和媒体、市场上,我和周云帆是以多交朋友的心态来处事的。我们经常打的比喻是用刘备来说。刘备出身贫寒,过去是卖草鞋的,所以他虽然说他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可那时谁知道他是靖王之后啊?皇帝是在最需要他的时候才认他这个王叔,他本来就是一个野路子。他的谱系谁知道呢?汉献帝当时想拉一个帮手才承认他是王叔。 人和,这也是我和周云帆的性格所然。在行业里面,大家会接触到IT圈的很多人,每个人都有他的优势。每个人的Super Power(超能力)都不一样,如果你有一个超能力就能够成就一番事业。 比方说张朝阳吧。我在搜狐的时候和他共事过很久。张朝阳的超能在对市场和公关的掌控能力,他在这方面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马云呢,他是一个煽动性很强的人,他讲话的时候就是能把你感动,如果你听他的现场演讲,不管是英文还是中文,他都能超强发挥。我听过他一次英语演讲,超棒。在国外,他就能说服杨致远以那么高的估值,给他那么多钱去买他的业务。当年孙正义投钱给他的时候,他也是跑去日本咕唧咕唧地说,下面的人都听晕了,几千万美元哐的就打过来了。这是他的过人之处,无人能及,我从来没见过有人在这方面比他更有能力的。 还有李彦宏,他的执著和对技术的掌控也是很牛的。 退休后我会转去做VC “我今年31岁,我的事业刚刚开始。还远远没有达到实现我们的理想。”杨宁对自己的人生规划看得很清晰。年轻,是他的一大卖点,但实际上,他是一个相当成熟的企业家。 “成功要顺势,尽量不要造势,造势很累,顺势还是很容易的。” 杨宁是一个技术人才,不过讲起道理来也是一套套的,“美国的摩尔是一个很出名的理论家,他有一本书讲了,你在龙卷风之前,站好位置,等到龙卷风把你卷上去。” 记者请杨宁描绘他的下一步,他画了一个圈,还是回到IT业这个圆心。 赢周刊:这么多年以来,您都是和周云帆一起推出不同的商业梦想。将来在空中网这个项目发展得非常成熟之后,您自己想新的商业计划的时候,会往哪个方向做? 杨宁:我认为在现在这一刻,我的事业刚开始。空中网远没有达到我们的期望,还没达到我们想做的一些事情。 假如有一天我实在做不下去了,我就退休,退休之后我会转去做投资、做VC。如果让我去想空中网之外再去创业的话,我觉得比较困难。有那么多优秀的人才、年轻人在做这个事情,他们对成功的期望会比我更饥渴。 赢周刊:按照这个假设来说,您掌握的资金都是往IT这个方向投? 杨宁:如果我做VC的话,我肯定会往这方面投。原因不是别的,因为我对这个行业最懂。就像你买古董,但你懂瓷器,结果你肯定会投你最精通的瓷器。因为,这一块你是最准确的。 两个“和尚”不一样 在多年的创业路上,杨宁一直善于借力。他和他的创业伙伴的关系甚为亲密,空中网也是他和周云帆这个优秀的“梦幻之队”组合的产物。与创业伙伴共同度过每一处低谷和风光,这一点是非常难得的。 赢周刊:过往哪一位企业家对您影相较大? 杨宁:从每一个人身上学他最强的一面,这是我们一直努力做的事情。张朝阳和我们共事了一年半,在他身上我们确实学了很多市场运作的知识,对我们做上市公司受益匪浅。我们在李彦宏身上学到了执著和坚韧不拔的精神,李彦红做事是不二选择,不管是行业不好还是好,他一直坚持自己的信念,一直在做他认为正确的事情。我们现在创业做空中网,也是认定我们的方向是对的。 向比你强的人学东西不是本事,向比你地位低的人学到东西,这才是本事。其实每一个人都有值得你学习的地方,所谓见贤思齐,见不贤内自省。你见到一个优秀的人很好,你想向他看齐;碰到差的而且还犯错误的人,也都能从他那里学到东西,那就不错。 赢周刊:您最亲密的战友周云帆最优秀的品质是什么? 杨宁:周云帆是一个非常大气的人,这一点我经常向他学习。我们与客户合作的时候,他对于利益看得非常淡。他不是分毫必争的人。 赢周刊:你们在上市之后,就要面对投资人的盈利压力。很多上市公司在VC投资之前,可以做很多理想的事情,3G门户就是这样。 杨宁:我们比较庆幸的是我们公司的大股东能让我们能根据自己股权特别分散的话,你肯定要看投资人的脸色。并不是所有投资人都认可我们的无线互联网计划和观点。你不相信我们就卖我们的股票吧,卖给相信我们的人好了。只要他卖,肯定有人买,买的人相信我们,我们希望相信我们的人持我们的股票,跟着我们一块儿成功。 丁磊也是这样,他是大股东,网易就这么做,他就没失去权力。所以,这一点我不是特别担心,只要我们持有现在的股份比例。 赢周刊:你们现在大概有多少? 杨宁:我和周云帆两个人加起来是35%。很多人看到空中网这个公司,市值这么低,账上现金这么多,还是一个盈利机器,都觉得这个公司非常容易收购,但看到我俩占股35%的股东结构,就放弃了。要不,我们就是一个最容易被恶意收购的公司。 赢周刊:您和周云帆这么多年保持着非常默契的合作关系。您对两个人共同创业的模式怎么看? 杨宁:古语说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我建议两个人利益平分,这在美国也是很好的模式,很多案例都是“两头制”、平分股份的商业模式。三个人或三个人以上的创业,在美国也比较罕见。所以我的建议是,要么是“一头制”,要么是“两头制”,再多的话,到后来可能会出现问题。 两个人可以避免犯一些错误。一个人头脑发热,尤其是做企业,经常有些时候很冲动,对一些机会或者是人和,都有一些冲动,另一个人就会及时泼冷水。两个人是有优势的,尤其是两个人的特点互补的话,就会有更大的优势。我跟周云帆合作就是这样,我们个性不一样。 赢周刊:最大的不一样是什么? 杨宁:他是辩证唯物主义者,我是唯心主义者。这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周云帆是一个非常数字化的人,他对数字非常敏感,而且他的记忆力非常好,对人名和数字非常敏感的人。我对整个行业市场、对用户行为这方面的理解强。心理学说的两种人,一种人是对图像非常敏感,另一种人对文字非常敏感,他是完全以文字和数字为思维的人。这方面我跟他的特点不一样。在公司做久之后,我们就形成了互补。 关于谁分的钱多还是少,周云帆讲的我很感动。有人对他说,你是CEO和董事长,你是不是要多拿一点?他说,如果你出了很多力但缺失了一小块,那也不会成功。 印象 31岁的杨宁是一位很典型的互联网企业家。坐而论道,他谈的是商业趋势、巨资流向、战略布局,不过他的思维一直是跳跃的,而且“80后”特色的语言脱口而出,动辄便是“超牛无比”、“哇噻”。 杨宁一笑起来,笑声非常爽朗,而且眼睛都笑弯了。还有一点很有趣,他喜欢用很多小故事来说明自己的观点,诺曼底登陆的典故、刘备的野史,甚至是《特洛伊》的神话,都是拈来就用,谈话气氛也就非常活泼了。 “我们最大的优势是现金优势,我们的账面上的现金通常是他们的十倍或者是几十倍。我们有1亿美金,所以钱的储备充足。” 掌握巨大的现金流是很多公司都羡慕的,因为打起仗来,粮草会比较充足。不过,杨宁看得更远。“战争不会因为粮草多就能决定的。我把钱当成武器和装备,打胜仗还是靠人。” 杨宁说,空中网不会扩大招聘规模。“人不在多,而是在精。打仗也是这样,宋兵和契丹人打,宋兵多,契丹人少,但宋兵不堪一击,人多却是乌合之众。” “很多中国公司买了外国公司,但你想,外国人把他的东西卖给你,他肯定不会把下金蛋的鸡卖给你,所以买之前一定要想好,我能不能把这个不下蛋的鸡变成下蛋的鸡。通常很多企业没有买好。”在收购方面,杨宁也表示非常谨慎。 杨宁,1997年6月获得美国密歇根大学电机工程学士学位,1999年6月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电机工程硕士学位。1999年6月至2000年9月,回国创业,与周云帆、陈一舟共同创办ChinaRen.com,出任公司首席技术执行官。2000年10月至2002年3月,担任搜狐公司(Sohu.com)首席技术执行官。2002年3月至今,担任空中网集团总裁。

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动态https://mzyy.yilianmeiti.com/22024/news/

济南国医堂医院https://mipzyy.yilianmeiti.com/22564/

黑龙皮肤病医院https://mipzyy.yilianmeiti.com/zhuanke_14_230000_0_0_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