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热卡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热卡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股民再败系统风险说荣华实业成ST德棉第二-【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21:35:14 阅读: 来源:地热卡钉厂家

“这次荣华实业(600311)投资者虚假陈述维权案因系统风险原因败诉了,这不是近期以系统风险名义让投资者败诉的个别案件了,前不久,ST德棉案股民同样因系统风险问题败诉。”国内知名证券维权律师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许峰对此呼吁,请不要以系统风险的名义二次伤害投资者了。

擅自改变募资用途

2009年9月25日,证监会向荣华实业(600311)出具的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公司擅自将5万吨赖氨酸的项目改扩建为年产12万吨的谷氨酸项目,未对变更情况予以披露;擅自处置年产10万吨玉米淀粉生产线项目,未按规定予以披露;荣华实业第一大股东与第三大股东之间存在关联关系,荣华实业未能在2005年、2006年年度报告中如实披露。

其时,荣华实业时任高管辩称,由于公司治理方面的原因,在召开董事会之前,大部分董事并不知道相关募集资金项目的变更状况,希望酌情考虑公司的发展状况,给予其纠正的机会。荣华实业的监事和高管人员提出,他们没有参与具体的决策,不了解相关情况,没有从事过任何损害公司和股东利益的行为,请求免予对其个人的行政处罚。

不过,证监会仍根据当事高管的违法事实和性质,依据原《证券法》第一百七十七条、《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和第一百九十四条的规定,决定责令荣华实业改正违法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时任董事长张严德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对时任总经理刘永、董秘程浩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罚款;对时任高管严新林、孙效东、卢万发、严其林、张百生、杜建萍、王森、何鹏举、李生玉、杨天保、杨智、查金堂、杜彦山、李清华、卢俊、李明、贺明山给予警告,并处以3万元罚款。

败诉“系统风险说”

在荣华实业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后不久,来自浙江的股东赵某以荣华实业虚假陈述为由提起诉讼,要求赔偿其投资损失29.7万元。

赵某在诉讼中阐述,其在2005年8月至2009年9月之间购买了荣华实业股票,荣华实业被证监会公告处罚后,自己手中的股票价格暴跌,使其遭受巨额投资损失。由于荣华实业在定期报告中未如实披露股东关联关系,属于虚假陈述,赵某要求荣华实业赔偿其投资损失29.7万元并负担本案诉讼费用。

荣华实业在案件审理中辩称,公司只是未在适当期限内披露相关事项,并没有作任何虚假陈述,赵某的损失是其主观投资选择和市场系统性风险竞合的结果,由其自行承担。

而最终一审判决结果是,兰州中院认为赵某在2009年7月29日开始购入荣华实业股票时,上证指数当日的收盘指数为3438点,至2009年9月1日近一个月的股票交易中,上证指数下降了800多点,由此可见,赵某的损失是由其主观投资选择和市场系统性风险竞合的结果,与荣华实业未如实披露信息无因果关系,赵某的损失应由其自行承担。判决驳回赵某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由赵某承担。

需要提及的是,在荣华实业一审判决前不久,备受市场关注的的ST德棉二审判决出炉:山东高院对股民莫女士诉ST德棉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作出终审判决,认为投资损失是由证券市场系统风险因素所致,与ST德棉虚假陈述不存在因果关系,并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前2011年10月,济南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ST德棉股价的下跌系因股市系统风险所致,与ST德棉的虚假陈述无必然因果关系,莫女士主张其损失应由ST德棉承担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驳回了莫女士的诉讼请求。

“法院应理清各风险占比”

对于上述股民因系统风险败诉的两个案件,许律师认为:“以系统风险抗辩投资者的起诉,是上市公司的权利,也是通常的抗辩思路,而为何多数法院对系统风险不予认定或不完全认定呢?并非作为审判者的法官确实认为不存在系统风险,实在是需要上市公司去证明系统风险存在并且证明投资者损失是由系统风险导致。大盘下跌就意味着全部股票都下跌吗?把大盘指数等同于系统风险的逻辑很容易被推翻。在无法证明系统风险的情况下,通过调解结案无疑是最佳的结案方式,也是司法解释规定‘人民法院审理虚假陈述证券民事赔偿案件,应当着重调解,鼓励当事人和解’的原因之一。”

对此,许律师建议,若通过判决结案,不宜以系统风险为由将投资者诉请全部驳回,在没有具体规定情况下,案件的判决应依据立法宗旨,而证券法宗旨之一即是“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在对系统风险无细化规定,事实不清时,判定不存在系统风险符合立法宗旨,判定投资者损失全部由系统风险导致则违背了立法宗旨。投资者合法权益是资本市场的水源,司法应该对投资者权益保护给予合法理性的回应。“如果虚假陈述会导致投资者损失,那么即使系统风险也导致了投资者损失,理性分析应该是,投资者的损失是由虚假陈述以及系统风险等因素共同导致的,法院应该审理查明虚假陈述因素和系统风险因素各占多少比例并给出理由,不该在两者都会导致投资者损失,以及虚假陈述证据确凿、系统风险证据模糊的情况下,认定投资者损失全部由系统风险所导致。” 记者 张曌

哪里回收顺丁烯二酸酐24小时在线

精品全佛堂

杭州西门子总代理商

鄂州市房屋荷载检测中心

河南物业工作需要什么证

东莞等离子焊机品牌